相关文章

“伪冷链”下的生鲜配送乱象:冰块保鲜食品更易坏

7月3日,上海杨浦区的微特派配送站点,冷鲜配送的包裹在高温下随意堆放,现场没冷柜等保鲜设备。 7月2日,北京知春里站的快递配送中心,5个箱子暴晒,白色泡沫箱里的蔬菜没有任何冷藏措施。 7月3日,

7月3日,上海杨浦区的微特派配送站点,冷鲜配送的包裹在高温下随意堆放,现场没冷柜等保鲜设备。

7月2日,北京知春里站的快递配送中心,5个箱子暴晒,白色泡沫箱里的蔬菜没有任何冷藏措施。

7月3日,上海杨浦区的微特派配送站点,“冷链设备回收区”被大量普通快递包裹堆满。

7月2日,知春里站的快递配送中心,打开标有“冷藏”的白色泡沫箱,里面未见干冰。

兴致勃勃从网上订购蔬果、海鲜等生鲜食品,收到后却发现冰袋已化,水果、海鲜坏了一大半。类似的情景很多消费者都遭遇过。生鲜食品电商眼下是资本追逐的重点行业,以本来生活、天天果园、中粮我买网为代表的生鲜电商平台正逐步加大扩张步伐。然而网购生鲜逐渐成为一种消费趋势后,背后的冷链配送却成为最大的掣肘因素。

在网上想买到新鲜的蔬果,到底有多难?新京报记者近日在北京、上海两地走访调查发现,目前主流生鲜电商平台分为自建冷链配送队伍和外包第三方物流两种模式,但一些平台的专业度和配送质量良莠不齐。尤其是在从仓库——配送站点——消费者的配送环节中,存在着“断链”、超出保鲜温度等问题。

各大生鲜电商喊出的“全程冷链”,到最后的配送环节却成为了“冰块冷链”。出于成本考虑,部分配送站点甚至舍弃了加冰块保温的环节,直接使用泡沫箱在高温下配送冷鲜食品。

“冰块和棉被构成的土法冷鲜,还是中国生鲜配送最后一公里的主题。”中国物流协会特约研究员杨达卿表示,各大食品电商平台目前所依赖的冷链配送,本身就是技术密集型、资金密集型产业,“但中国冷链市场成熟度远远未达到。”这背后不仅是成本的考量,还有缺乏冷链配送资源、系统化标准的多重问题。

投诉

生鲜食品屡遭吐槽

近日,一位北京西城区的消费者称,今年4月他曾在1号店订购了100多元的冰鲜产品,打开后也是里面全部都坏掉了,如果要退货1号店最多只赔偿50元损失,还需要自己垫付快递费,“所谓的全程冷链,也就是张空头支票。”

一位在天天果园上购买了一箱“云南夏黑葡萄”的刘女士则向新京报反映,收到货之后发现葡萄一开始腐烂,“用纸箱子送来的,打开后才发现葡萄上有白色斑点,并且开始发软,保温措施就是2个冰袋,并且快全部化开了。”

新京报记者在某知名水果电商商品页面看到,有不少消费者在评论区留言,也称买到的葡萄并不新鲜,“打开生鲜袋,一股酸气扑面而来,上面很多烂的,80%的葡萄都掉下来了,严重怀疑新鲜程度。”也有消费者说,葡萄放得太熟,“表皮都有点烂了,从包装袋拎起来后,基本上都从杆子上掉光了。”

冷鲜包裹到手发现食品坏掉,这并非个案现象。去年8月,一位消费者在大众点评上投诉微特派的配送服务,“周一早上9点收到短信提醒,说买的冻海鲜开始配送,结果等到晚上9点才送达,打开箱子发现冰已全化了,肉质也并不新鲜。”

探访1

上海微特派站点:

当天配送不完只加冰袋过夜

7月3日下午,上海杨浦区的微特派配送站点,两名快递员正忙着进出搬放包裹。这个面积狭小的商铺中,大量天天果园、本来生活、1号店生鲜的生鲜快递箱,在高温下随意堆放在开放式仓库中,而一旁“冷链设备回收区”,则被大量普通快递包裹堆满。

快递员林某说,这批堆放的生鲜包裹昨晚便已到站点,因人手紧张,到了下午还未能配送给消费者。平时,他们主要为天天果园、本来生活等电商配送生鲜水果,这些货物被放入黑色泡沫箱,同时加入数量不等的冰袋降温处理,再统一运输到站点进行配送。

“正常情况下冰块能保温8个小时左右,遇上高温天气要尽快送出。”林某告诉新京报记者,这些生鲜货物在仓库——站点——消费者的配送环节中,全程依靠冰块降温,所以必须保证24小时之内配送完毕。“当天配送不完要在站点过夜的,只能打开泡沫箱再加冰袋。”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这些标明“冷藏”的包裹与东方CJ、亚马逊等普通包裹混在一起,由快递员用电瓶车配送,并没有任何其他冷藏设备。由于货物较多,部分冷藏包裹用绳索捆绑在电瓶车侧面。

现场另一位快递员则称,公司并未配小型冷藏车等设备,对常温件、冷藏件的配送也没具体规定,只要在当天送到即可。如果碰到包裹堆积、延迟送达,虽然一般要放入冰柜中冷藏,但因容量有限无法全部放入,只能采取加冰袋的方式保鲜。

新京报记者联系到微特派上海区域负责人,对方表示其在上海区域承接了部分天天果园、1号店等电商的生鲜配送业务,是仅次于黑猫宅急便的第二大专业冷链配送商。由30台冷链车统一将生鲜包裹运送到站点,当天由快递员统一送出。

“利用特制保温箱和冰袋,基本能保证全程冷链配送。”该负责人称,根据货物种类不同,加冰袋后可将温度控制在0~5℃或5~8℃区间。但他同时也承认,遇到配送高峰期时也会使用常温车运送,“没有哪家公司敢保证全程冷链车配送,连黑猫宅急便都做不到。”

7月3日晚间,新京报记者在另一家中粮我买网的配送站点看到,快递员正将未能签收和退换货的包裹统一放入大型冰柜中。

站点负责人王先生告诉记者,其配送队伍全部是中粮我买网自营物流,配备了近10台专业的冰柜、冰箱等储藏设备,生鲜包裹在凌晨抵达站点后便要放入冰柜,在隔天全部配送完毕。具体的投递环节则是在特制的保温箱中放入数块事先准备好的冰板,“最低能到达零下30度左右,按规定要在8小时之内配送完毕。如果遇到消费者不在家等情况,需马上带回站点存入冰柜,避免冰块化掉导致食品腐坏。”

探访2

北京配送点:

冷链断了链冷藏变常温

冰袋+泡沫箱降温,是一些生鲜电商冷链配送的主要模式。这意味着生鲜包裹在仓库、站点、消费者的配送中,必须同时间赛跑,赶在冰袋保鲜失效之前,将食品送到消费者手中。

但正是这由配送站点到消费者手中的“最后一公里”冷链中,更易出现“断链”。

7月2日下午15时30分,在北京丰台某小区旁的配送现场,新京报记者注意到,由微特派负责派送的本来生活、1号店的冷鲜包裹,被绳索固定在普通三轮车的车顶。

快递员李师傅告诉新京报记者,3个标“生鲜冷藏”的包裹里装蔬菜、水果,里面放置有干冰,而另一银色保温箱中是肉,但什么也没放。“没加冰块的货物需下午2点半前送到,路上遇到事送不过去也没办法。”

而在北京知春里站的一家快递货物配送中心,不少快递人员忙着对包裹分拣、装车。当天33℃高温下,新京报记者看到,部分标有“冷藏”的蔬菜等生鲜包裹,只用普通白色泡沫箱包装,并未采取任何保温措施。

新京报记者在现场等待的时候,没有人对这些生鲜包裹给予更多“关照”。半小时后,才有一位快递员来取货。当询问这些标“冷藏”的生鲜是否保温时,快递员称盒子里加了干冰,就快速推车离开。

网罗天下